在这个新世界里,不再是大鱼吃小鱼, 而是快鱼吃慢鱼!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27

在这个新世界里,不再是大鱼吃小鱼, 而是快鱼吃慢鱼!

「技术和数位化将会改变一切」这一观点是本书的写作前提。「这次不同了」是一个被滥用,甚至经常错用的金句, 但对于本书, 这句话却是非常恰当的。简单来说,各项重大技术创新即将在全球掀起波澜壮阔、势不可当的巨变。

正因为这场变革规模极大、範围极广,所以目前的颠覆和创新才会显得如此激烈。如今,创新的发展速度和传播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。Airbnb(空中食宿)、Uber 和阿里巴巴等颠覆者,几年前还籍籍无名,但如今早已家喻户晓。问世于2007年的苹果手机,如今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。截至2015 年年底,全球智慧型手机总量更是多达20 亿支。2010 年,Google 宣布研製出首辆无人驾驶汽车。相信用不了多久,我们就会看到许多无人驾驶汽车行驶在公路上。

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。速度只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个方面,规模收益也同样惊人。数位化意味着自动化,自动化反过来意味着企业的规模收益不会递减(至少递减的部分会少一些)。为帮助读者从总体上理解这个道理,我们拿1990年的底特律(当时主要的传统产业中心)与2014年的硅谷做一个比较。1990年,底特律最大的三家企业的总市值、总收入和员工总数分别为360亿美元、2,500亿美元和120万人。相比之下,2014年,硅谷最大的三家企业的总市值高达1.09兆美元,其2,470亿美元的总收入与前者不分伯仲,但它们的员工数量仅约为前者的十分之一,只有13.7万人。

与10年前或15年前相比,今天创造单位财富所需的员工数量要少得多,这是因为数位企业的边际成本几近为零。此外,在数位时代,对于许多供应「资讯商品」的新型公司而言,其产品的存储、运输和複製成本也几乎是零。一些颠覆性的技术企业似乎不需要多少资本, 就能实现自身发展。比如,Instagram2和Whatsapp3等公司并不需要太多启动资金,借助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力量,这些企业不仅改变了资本的作用,还提升了自身业务规模。这一点充分表明,规模收益有助于进一步扩大企业规模,并影响整个系统的改革。

除速度和广度之外,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另外一个特点是,不同学科和发现成果之间的协同与整合变得更为普遍。不同技术相伴相生,催生出许多以前只能在科幻小说中才能看到的有形创新成果。比如,数位製造技术已经可以和生物学相互作用。一些设计师和建筑师正在将电脑设计、增材製造、材料工程学及合成生物学结合在一起,创造出新的系统,实现微生物、人体、消费产品乃至住宅之间的互动。通过这种方式,他们製造出(甚至可以说是「培植出」)的物体具有持续自我改变和调整的能力(这是动植物的典型特徵)。

在《第二次机器时代》一书中,艾瑞克.布林优夫森和安德鲁.麦克费指出,以当今电脑的聪明程度,我们根本无法预知几年后它们会有怎样的应用。从无人驾驶汽车和无人机, 到虚拟助手和翻译软体, 人工智慧(AI)随处可见,并改变着我们的生活。人工智慧之所以取得巨大进步,既得益于计算能力的指数级增长,也得益于我们现在可以获得大量的数据。不论是利用软体发现新药,还是利用演算法来预测人的文化喜好,都离不开大量的数据。我们在数位世界里留下的都是像「麵包屑」一样的资料, 许多演算法是有能力学习这些资料的,所以才有了新型的「机器学习」和自动发现技术。这些技术可以让「智慧」的机器人和电脑实现自我程式设计,从基本原理中找到最佳解决方案。所谓的智慧助手是快速发展的人工智慧领域的一个分支,苹果公司的siri 语音服务等应用让我们感受到了这个技术的威力。要知道, 个人智慧助手出现的时间不过才两年而已。今天,语音辨识和人工智慧的发展突飞猛进,人机交谈将很快成为常态,技术专家所说的「环境计算」(Ambient Computing)也将成为现实。利用环境计算技术,机器人个人助手可以随时记笔记并回答用户提问。未来,我们的设备将对个人生活产生更大影响,这些设备会聆听我们的想法、判断我们的需求,并在必要时主动为我们提供帮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