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个时代,拥有不如租用──因为唯一够快的速度就是即时,最好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27

在这个时代,拥有不如租用──因为唯一够快的速度就是即时,最好

有了使用权,新的事物也可以即时提供。除非能即时运作,不然就不算在内。比方说,计程车很方便,但还不够即时。可能要等很久才能等到,就算叫车也可能等很久。最后的付款程序很累赘,也是个麻烦。还有,车资一般来说太贵了。

即时计程车服务Uber打乱了运输业,因为它能改变时间差。叫车时,不需要告诉Uber你在哪里:交给手机吧。最后不需要处理费用问题;交给手机吧。Uber用驾驶的手机精确定出他们的位置,相差不到几英寸,所以Uber可以帮你找到最靠近的司机。你可以掌控他们到达的时间,一分不差。要赚钱的人都可以开车,所以Uber的司机人数常超过计程车,尤其在需求达到最高峰的时候。为了大幅降低一般乘车的费用,如果你愿意共乘,Uber会让两、三位要到邻近地点的乘客分摊车资。UberPool的共乘费用可能只是计程车的四分之一。仰赖Uber(或类似的竞争对手,例如Lyft)再简单也不过了。

儘管Uber很出名,但同样的随选「使用」模式却一个接一个扰乱了几十种产业。过去几年来,几千名寻求金主的企业家极力推销「X Uber化」给创投业者,X代表顾客仍需花时间等待的业务。例如三种不同的花店Uber化(Florist Now、ProFlowers、BloomThat)、三种洗衣Uber化、两种割草Uber化(Mowdo、Lawnly)、一种技术支援Uber化(Geekatoo)、一种医生出诊Uber化,以及三种合法大麻递送Uber化(Eaze、Canary、Meadow),另外还有上百种。给顾客的承诺是,你不需要割草机或洗衣机,也不需要去花店取货,因为有人会帮你做好这些事情——听你指挥、配合你方便的时间、即时——价格也让你无法抗拒。Uber化的公司可以许下承诺,因为他们拥有的不是装满雇员的建筑物,而是某种软体。所有的工作都委外,由準备好接单的自由业者(产消合一者)来执行。X Uber化的工作就是协调分散出去的任务,即时满足需求。就连Amazon也开始配对专业人士和需要到府服务的一般人(Amazon家庭服务),例如清洁或装设设备,还能找羊来吃草,取代割草。大量资金流入服务前线,有一个原因,服务成形的方法很多,远超过产品。将运输转为服务的方法多到无穷无尽。Uber只是其中一种。还有好几十种早就在运作了,更多种尚待出现。企业家一般的手法是把运输(或任何一个X)的优点,切成不同的要素商品,然后用新的方法重新组合。比方说运输好了,要怎幺从甲地到乙地?今日可能有八种用到汽车的方法:

变化中还有变化。使用Shuddle的服务来接送另一个人,比方去上学的小孩,有些人叫它小孩的Uber。Sidecar和Uber很像,但是用反向拍卖。你订下你愿意付的价格,让驾驶投票,赢的人可以来接你。现在有几十家新兴公司(例如SherpaShare)服务的对象是驾驶,而不是乘客,帮他们管理众多系统,规画最佳路线。

这些新创公司想用全新的方法利用低效率。他们找到不常使用的资产(例如空置的卧房、停放的车子、不用的办公室空间),匹配给此时此刻正在焦急等待的人。从分散各地的自由供应商找人,近乎即时便能送达。现在把同样的实验性业务模式套用到其他行业。递送:让一群自由业者把包裹送到家(快递Uber化)。设计:让一群设计师投交设计,只付费给第一名(CrowdSpring)。医疗:协调大家共用胰岛素泵。地产:出租车库给别人当储藏室,或把无人使用的隔间租给新创公司当办公室(WeWork)。

儘管想法会继续成长,这些公司大多不会成功。分散式业务很容易开创,入行费用低廉。如果这些创新的业务模式能成功,老牌的公司就会採纳。像赫兹这样的租车公司,当然可以租赁自由业者的车子,计程车公司当然也可以实施Uber的概念。但重新混合优点的作法会继续成长和扩展。

我们对即时的胃口愈来愈大。即时承诺的成本需要大量的协调和合作,几年前根本没人想得到。既然多数人的口袋里都装了超级电脑,全新的经济力就释放出来了。如果用聪明的方法连在一起,一群业余人士也能和一位平均程度的专业人士差不多。如果用聪明的方法连在一起,现有产品的优点能够鬆绑,用大家没想到的方法重新组合,带来愉快的结果。如果用聪明的方法连在一起,产品融合成可以持续使用的服务。如果用聪明的方法连在一起,使用权会变成基本的作法。

使用和租用其实差不多。在租赁关係里,租用人享受拥有的众多优点,但不需要购买或维护昂贵的资产。租用人当然也居于劣势,因为他们享受不到传统所有权的每一项好处,例如修改的权利、长期使用、增值。资产的概念发明后,租赁的概念也出现了,今时今日几乎什幺都可以租。女士的提包?最高级的名牌包可能最少要500美元。既然提包必须搭配衣着或当季的流行,精选的亮眼提包可能一下子就变得很贵,因此相当大的提包出租公司出现了。按需求来看,租用的价钱可能一个星期最少50美元。应用程式和协调工作当然让租赁更为平顺、更不费力气。租赁业愈来愈繁荣,因为很多使用者觉得买不如租。提包可以换成搭配衣着的款式,还回去后就不需要找地方放。就短期使用来说,分享所有权也很合理。在未来世界里,许多我们会用到的东西应该都只用一下子。发明和製造的东西变多后——每天可以享用的时间依然差不多——每样东西能花的时间愈来愈少。也就是说,现代生活里的长期趋势是,大多数商品与服务都只会短期使用。因此大多数商品与服务都是租赁和分享的好对象。

传统租赁业有个不利的条件,就是实体商品的「竞争」本质。竞争表示这是一场零和游戏;只有一个竞争者能赢。如果我要租你的船,别人就不能租。如果我租一个提包给你,同一个包就不能租给别人。为了让实物出租的业务成长,拥有者必须买更多船或更多提包。但是,无形的商品和服务当然不是这样。它们「非竞争」,表示同一部电影可以同时租给现在想看的人,多少个都可以。无形物品的分享可以无限大。能够大规模分享,并不缩减个别租用者的满意度,就会造成改变。使用的整体成本陡然下降(几百万人分享,不光一个人使用)。突然间,消费者是否拥有物品没那幺重要了。租用、租赁、授权、共用,就能享有同样的即时效用,为什幺要拥有呢?

不论是好是坏,我们的生活都在加速,唯一够快的速度就是即时。电子的速度就是未来的速度。你仍可以选择暂时不要这样的速度,但一般来说,通讯技术的走向,就是要让所有的东西变成随选即用。随选的走向则会让使用权胜过所有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