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个时代,老大哥根本不需要自己看着你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27

在这个时代,老大哥根本不需要自己看着你

一名二十几岁男子迷恋偶像,这不奇怪;这名男子因此会去关注该偶像的社群网站、追蹤她的动态讯息,这也不奇怪;这名男子看着偶像的照片、下载,这也不算奇怪,然后他把照片放大、放大、放大⋯⋯直到偶像眼中的街景倒影佔据整个萤幕──呃,这有点怪了吧?

男子从偶像眼中的倒影,比对Google街景,找到偶像住处附近的车站、循线找到偶像住处,甚至从一些偶像自拍照中房间窗户透光的角度和窗帘的样式,精準掌握了偶像的房间。该名男子找出偶像住处后到楼下埋伏,趁偶像回家时突然出手、将偶像拉倒、以毛巾掩住她的口鼻,进行骚扰后被逮捕。

这不是《CSI》之类影集情节。这是发生在日本的真实案件。

事件中的偶像并非故意洩露自己住处资料,但在数位时代,个人资料可能在不经意的情况下就能在公开网路上找到──只要有心拼凑,不仅不需要骇客技术,甚至不需要懂得任何程式语言,素人使用者就办得到。

往上一阶,网路上许多资格申请、登入程序或app下载步骚中,就明载更直接侵门踏户搜检我们个人资料的条文,而我们常常没仔细看(或根本没看)就急急地捲动视窗按下「同意」,等于矇着眼让具有程式能力的有心分子,能够随意检阅我们储存在数位世界的一切资料。

再往上一阶,就到了政府等级的监控。

2014年香港爆发「雨伞革命」迄今五年多,香港警方仍然会重覆看当时的街头录影带,从中辨识运动参与者的身分、进行逮捕──这也是为什幺今年「反送中」运动当中、很多人从上街参与的第一天起就掩住脸孔。警察这做法与前述那个骚扰偶像的痴汉差不多,最大的不同是,警察动用的是政府资源在搞这个事。

2013年,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年轻僱员史诺登爆料:美国政府非法监控全球通讯。此举不但让史诺登成了美国和英国的通缉犯,也换来某些人的不谅解──例如有人认为监控通讯虽然有违人权,但可以及时得知例如恐怖攻击之类的计划,提早做出因应準备,因此应当要被允许,史诺登揭发此事,根本与叛国无异。但事实上,因为缺乏监督单位,所以我们不会知道政府的通讯监控内容包括哪些、不知道政府透过哪些管道得到资料、不知道他们把已经到手的资料用在什幺地方,也不知道他们会怎幺使用这些资料。

也就是说,就算政府真的因此拿到了恐怖攻击的计划,我们也不确定政府会怎幺做;但与此同时,我们都已经被政府扒得精光。

史诺登当时决定及执行的过程,可以在奥立佛.史东执导的2016年电影《神鬼骇客史诺登》中看到比较戏剧化的呈现;在这部电影的最后,史诺登本尊也在大银幕上出场。

而在《永久档案》里,你可以读到史诺登本人对这件事的看法,以及他对于人权、隐私、国家机器与技术良知之间的思索。

而这些思索,对在数位时代生活的你我而言都很重要。

《一九八四》中,人人都知道有监视镜头,人人都知道「老大哥正在看着你」。而在数位时代,老大哥根本不需要自己看着你,因为你的一举一动,都会自动成为他的监控日记。

我们需要像史诺登这样的人,指出老大哥的行径。

或者至少,我们得理解他。

▶▶看看最新上架的电子书!